2016年9月12日 星期一

與 HKES 關係完全決裂!Toyz 找到新東家後正式回歸



《英雄聯盟》S2 世界大賽奪下冠軍的中路選手Toyz,在經過一年的沉澱後  今(12)日發出長達 2000 字的正式聲明,釐清各界疑慮,說明近年來的心路歷程,以讓各界朋友們了解各種事件的始末。
  Toyz 談及他現已與 HKES 無合作及法律關係,其中與鐘培生先生及其公司的瓜葛,未來將委任賴協成律師依法代為處理。最後他在文中提到個人動向,表示現已和鼎岳集團合作並重新出發,目前籌備的新英雄聯盟戰隊以及實況團隊預計定名為「Raise Gaming & Entertainment」。  

image

▲ Toyz 在文中於 2013 年說起,表示他與鍾培生從合作轉為歧見,最後演變成分裂,這段一路咬牙來的過程十分艱難。(credit:toyzlol

image

▲新戰隊「 Raise Gaming」logo

image

▲鼎岳集團LOGO

劉偉健聲明書全文

大家好,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跟大家說話了,相信大家對於去年十月所發生的事還記憶猶新,雖然非常複雜,但我還是希望以最簡單明瞭的方式,來向大家告知事情的來龍去脈。
我與鍾培生先生(以下簡稱鍾先生)雙方自 2013 年就存在著合作上的歧見,由於在與鍾先生簽訂的合約中,具有「將我的粉絲團全權授權給鍾先生使用」的條款使用,導致鍾先生在不顧我反對的狀況下,於 2013 年時發出一則相當偏頗的文章,大意為:由於過度的練習與操勞,造成我腕隧道症候群的病灶,導致我的手已不適合進行高強度的職業競技,且 Garena 並不關心我的手傷,而 HKES 是極度關心並積極協助處理。
當時我已堅決表明不願意發佈這種非屬實的文章,但很遺憾的,鍾先生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將文章發佈了,事實上這些都是虛構且誇大的,我手腕的問題只是很一般的辦公室疾病,而且相關治療都是我自主處理,非鍾先生所說的受到 HKES 積極協助,這則文章的發佈,導致後續玩家們的輿論撻伐與批評,更甚者是造成 Garena 內部同仁的高度反感,這件事在我心裡壓抑了很久。
自 2013 年以來,上述的狀況只是冰山一角,在經過深思之後,我個人覺得在這樣的狀況下持續合作,只會讓雙方的衝突加劇,並使得雙方更加辛苦;身為一個員工,我不想持續違背老闆鍾先生的想法,而以我個人,也不希望因為落實鍾先生的想法而失去自我,在這樣的矛盾與衝突下,因而產生離隊的念頭。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與思考後,我於 2015 年 8 月賽季結束後主動提出離隊要求,感念雙方的交情,我希望日後仍可用商務角度來合作與幫忙,當時亦提出一個對雙方有利的合作方案,HKES 的管理及法務代表也回信大致同意整個方案。在我回到台灣等待對方擬出相關離隊協議的草稿時,HKES 於 2015 年 10 月 14 日發了一封信給我,說明香港警方需要我協助調查一宗商業犯罪的案件,在信件中同時表明我不再是戰隊成員,並要求我馬上搬離宿舍。
在收到此通知後,震驚的同時我亦了解到 HKES 並無意願以新的方案去進行合作,而這必定是後續針對我個人工作權長期冷凍的開始,因此在當下難以保持冷靜,導致做出了「藏頭詩」這樣相對衝動的行為;現在回想,若當初可以更冷靜成熟的處理,或許事情會有全然不同的結果,也不會導致許多支持我的朋友們誤會,以及造成一路扶持我的夥伴們受傷,在這裡,我誠摯向大家說聲抱歉。
針對香港警方的調查,也已在 2015 年 10 月底落幕,如同料想,經警方查證,我並無任何的犯罪行為。自 2015 年 10 月中的警方調查事件開始,我與鍾先生便完全決裂,已無法再進行任何接觸,但我仍希望和平解決離隊的問題,我便請一位我與鍾先生的共同好友,協助與鍾先生協調,尋求和平離隊的可能性,在這位好友的協助下,鍾先生最終對該好友開出了一筆離隊價碼,是一個我始料未及且難以承擔的金額。
我相信自鍾先生公司成立直到去年的季賽結束,我對公司的貢獻即使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是可受眾人公評之事,不過事已至此,我只求讓整起事件平安落幕,並和平解決一切事情,因此即使這筆金錢對我來說是無法負荷的,我還是咬緊牙關接受了,後續我便開始積極尋求朋友、投資者的協助,甚至是用擔保借款的方式來進行金錢的籌措。
在經過幾個月的努力下,最後終於成功籌措到金錢,但很遺憾的,每當我籌措到足夠的資金後,鍾先生方就更改說詞並提高離隊金額的價碼,前後將離隊金額的價碼提高了四次,面對如此巨大的金額與三番四次的承諾跳票,已讓我無所適從且無力支付,並再次讓我感受到了與 HKES 一直以來的合作困境。
再次的沉澱思考後,我對於與鍾先生和平解決離隊問題的期許已形同絕望,我很遺憾的判斷,鍾先生或許在意的不是金錢問題,而是我個人的職業生涯存亡,雖然過程中朋友仍盡力協調,但最後還是在 2016 年 4 月底終止了雙方的協商,後續只能以最令人遺憾的方式,也就是從法律途徑來解決離隊的問題。
在獲得無法與 HKES 和平分手的結論後,我便於 2016 年 5 月回到台灣,與鼎岳集團合作下重新出發並規劃我後續的發展,由於目前我的粉絲團主導權仍在 HKES 手上,無法自主使用,因此我會以個人臉書與戰隊粉絲團發布相關消息,最近也陸續籌備戰隊與直播的相關事宜。
「Raise Gaming & Entertainment」是由我所成立的新英雄聯盟戰隊以及實況團隊,隸屬於鼎岳集團旗下,我個人部分近期開始進行直播,這一路咬牙來的過程十分艱難,後續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我以及 Raise!
最後說明的是,我已經委任德律國際專利商標法律事務所賴協成律師,依據先前電競教練契約及法律規定發函向香港富煒有限公司結束雙方之合作關係,現在我跟鍾先生或是香港富煒有限公司已經沒有任何法律上之關係存在,我保證我與我的團隊,以及任何合作伙伴之合作並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我劉偉健對上述聲明內容之一切情事負責,今後鍾先生以及他所有之富煒有限公司、香港電子競技有限公司若再發表相關對我之言論或採取任何行為,我都不會多作回應,皆將委任賴協成律師依法代為處理,請各位合作夥伴放心,也希望各位觀眾朋友們能繼續支持我。
-全文完

Yahoo 電競為讓各位快速瞭解 Toyz 於文中提及的事項,特別於下方列出年紀重點及事發經過。
2013 年:鍾先生以合約上的「將 Toyz 的粉絲團全權授權給鍾先生使用」條款,透過 Toyz 粉絲團發了一篇文章,大意為:「由於過度的練習與操勞,造成我腕隧道症候群的病灶,導致 Toyz 的手已不適合進行高強度的職業競技,且 Garena 並不關心 Toyz 的手傷,而 HKES 是極度關心並積極協助處理。」引發玩家撻伐及 Garena 反感。
2015 年 8 月:Toyz 提出離隊要求,但感念雙方的交情,提出未來仍可以商務角度來與 HKES 合作的方案,HKES 的管理及法務代表也回信大致同意整個方案。
2015 年 10 月 14 日: HKES 發函致 Toyz,說明香港警方需要他協助調查一宗商業犯罪的案件,在信件中同時表明我不再是戰隊成員,並要求我馬上搬離宿舍。
2015 年 10 月中:Toyz 與鍾先生完全決裂,已無法再進行任何接觸,但 Toyz  仍希望和平解決離隊的問題,便請一位與鍾先生的共同好友,協助與鍾先生協調,尋求和平離隊的可能性,在這位好友的協助下,鍾先生最終對該好友開出了一筆離隊價碼,是一個 Toyz 始料未及且難以承擔的金額。
2015 年 10 月底:經香港警方查證, Toyz 並無任何的犯罪行為。 
2016 年 4 月:Toyz 成功籌措到資金後,鍾先生方就更改說詞並提高離隊金額的價碼,前後將離隊金額的價碼提高了四次,Toyz 無力無所適從且無力支付,並再次讓感受到了與 HKES 一直以來的合作困境。最後在 2015 年 4 月底終止了雙方的協商,後續以法律途徑來解決離隊的問題。
2016 年 5 月:Toyz 回到台灣,與鼎岳集團合作,籌備成立新英雄聯盟戰隊以及實況團隊 「Raise Gaming & Entertainment」,並委任賴協成律師,依據先前電競教練契約及法律規定發函向香港富煒有限公司結束雙方之合作關係,提到因目前粉絲團主導權仍在 HKES 手上,未來將以個人臉書與戰隊粉絲團發布相關消息。

image

▲劉偉健個人照

下方為 Toyz(劉偉健)發佈之聲明書,同時附上個人章印及律師簽名。

image
image

出處
http://goo.gl/jUxBt9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